關於部落格
水溝
  • 1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四爺原來是這樣的漢子工作累了就玩玩Cosplay

  雍正(愛新覺羅·胤禛1678年~1735年),清朝的第五位皇帝,康熙的第四個兒子,人稱“四爺”。“四爺”45歲登基,一生勤於政事,有“以勤先天下”之稱,在位時間雖然只有13年,但後人收集他硃批過的摺子達360捲之多,是名副其實的工作狂。   在穿越劇中走紅的“四爺”雍正,最近又在微博上火了一把。幸運的是,這次他終於脫去了“篡位”“苛政”的刻板印象,化身為當之無愧的Cosplay先驅。這一切,都源於新浪微博認證的北京故宮文化服務中心“@故宮淘寶”對《雍正行樂圖》的大膽創作。   這組名為《雍正:感覺自己萌萌噠》的動圖共9張,取材自故宮博物院典藏的《雍正行樂圖》,工作人員通過數字技術,讓古畫中靜態的雍正“活”了過來,圖片中的“四爺”或端坐於松下撫琴,或一身武士打扮鬥虎,或淡定於江邊垂釣,其中一幅濯足圖還配有詼諧的文字:“朕……腳癢……”   這組行樂圖的大熱,也撩開了雍正審美情趣的神秘面紗。史書上的他,是個一年只在生日那天才給自己放假,每天工作至深夜的超級工作狂,而他對藝術品的鑒賞卻是出了名的挑剔苛刻,在他執政的13年中,留下了無數工藝精湛、格調高雅的藝術品,在清代乃至整個中國藝術史上占有崇高地位。   遙不可及的田園夢   關於雍正的一生,有許多野史和傳聞,由於其對待政敵手段強硬,再加上小說、戲劇的演繹,導致眾人心中的雍正冷酷、凶殘、沒有人情味。而現實中的“四爺”卻很有生活情趣,他審美品位極高,對各種工藝品都有極大的興緻,作為皇帝的他,雖日理萬機,卻從不吝嗇對工藝品品頭論足。   近日走紅於網絡的是一套收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《雍正行樂圖》冊頁,這套冊頁共14頁(一說13頁),為絹本工筆重設色,尺幅不大,縱34.9釐米,橫31釐米。與其他帝王行樂圖的大隊人馬前呼後擁不同,雍正行樂圖每頁都只有一個人物———他自己。   而更令史學家費解的是,雍正在畫中的奇特裝束。行樂圖中的他,穿著漢族衣冠、和尚袈裟、道士道袍或少數民族服飾,最“非主流”的一幅還屬他身著歐洲貴族紳士的洋裝,頭戴金色卷曲的假髮,完全是個“假洋鬼子”的模樣。   瞭解歷史背景就可知道“四爺”的Cosplay有多大膽出格。滿族入關建立清朝後,為鞏固統治,順治帝頒佈了極為強硬、嚴厲的命令,要求漢族人改換服飾與髮式,甚至有“留髮不留頭,留頭不留髮”之說。時隔不到百年,滿族皇帝自己卻在畫中穿起漢服,這不禁讓人心生疑問,四爺,你這是要鬧哪樣?   據文獻和檔案記載,命宮廷畫家繪製畫像是雍正的一大愛好。他的行樂圖數量眾多,大多寄情於山水,營造出寧靜、恬淡的氛圍,和其編選的《悅心集》詩文內容、意境完全一致。在這本“四爺”欽選的小冊子里,收錄了陶淵明的《歸去來辭》《桃花源記》,王維的《山中與裴迪書》,白居易的《池上篇》《冷泉亭記》,劉禹錫的《陋室銘》,蘇軾的《述懷》等等。單就其取捨標準就可判斷,年輕時的雍正是個不折不扣的文藝青年,對歸園田居的鄉野生活十分嚮往。   可身為帝王的他如何實現田園夢?行樂圖成了雍正尋求心理補償的最佳陣地。他抄蘇軾的《江郊》“意釣忘魚,樂此竿線,優哉游哉”,行樂圖中,就有他孤舟蓑笠獨釣江雪的場面;抄周邦彥的《喜遷鶯》,行樂圖裡就有“此時情緒此時天,無事小神仙”的羽扇輕搖。至於圖中雍正扮演的人物,能夠分辨出來的有漢代性格詼諧的文人東方朔、宋代著名的文學家蘇軾、西域來中土面壁修行的高僧達摩、南北朝時“竹林七賢”之一的阮籍等。   雍正皇帝的審美觀   無疑,雍正的畫像與其審美情趣密不可分。史書記載,雍正對藝術有很高的感知力和鑒賞力,他曾直接干預工藝品的設計和生產,並留下了大量指點設計製作的諭旨。在這些諭旨中,“四爺”不僅對工藝品的款式、紋樣、顏色、做工一一指點,還自有一套評判標準,褒雅貶俗,務求盡善盡美。   據《養心殿造辦處史料輯覽》記載,雍正特別有興趣、著意指點和參與設計的陳設及文玩種類包括瓷器、漆器、木器、繪畫等。皇宮造辦處的《各作成做活計清檔》(下簡稱《清檔》)極為詳盡地記錄了皇上的諭旨和管理人員奏報活計製作的全過程,可從中窺見雍正的興趣愛好、審美標準和鑒賞水平。   如一方黑白瑪瑙盒西山石硯曾得到雍正的褒獎,他點評此硯“做法文雅,甚好!”並囑咐“照此樣再做一方,略放大些。”秀氣也是雍正遵從的審美標準,他曾要求將一件商金銀蟠螭圓鼎的紫檀木座“肚子去了,往秀氣里收拾。”還要求“照怡親王進的活腿四方香幾做二件,或漆的或木的,做秀氣著。”   在雍正眼裡,凡是達到“文雅”“素靜(今作素凈)”“秀氣”“精細”的器物方能贏得“甚好”的評語,得以“持進御用”;反之,則是“蠢了”“甚俗”,要求改做;對不可改做的工藝品,還會連連感嘆“可惜材料”,並束之高閣。   雍正最為反感的是流於俗套的平庸之作。雍正六年(1728年)10月,玻璃廠曾呈進各色玻璃鼻煙壺100個,隨後,郎中海望拿出41個並傳達了諭旨:“此鼻煙壺款式甚俗,不好!可惜材料!爾持出放在無用處。”經過雍正的審視,入得了他眼的鼻煙壺的比例不足六成,餘者皆“不堪入目”,又囿於材料的局限,不能改做,只好“放在無用處”。   雍正喜歡自然、含蓄的美。有研究發現,雍正年間造了許多柄如意,但金質或黃銅鍍金的只有區區幾柄,其餘則多為木、玉、月白玻璃、象牙等天然材料,雍正顯然更偏愛天然材質與花紋,不喜工藝複雜、紋飾繁縟之作。而據《清檔》記載,得到雍正明諭“款式好”“留樣”的正是一柄木質如意。雖然我們今天難以確定這柄如意是否存世,但《雍正行樂圖》中有雍正手持天然木如意的形象,或許已為我們做出了最好的詮釋。   是誰畫的行樂圖?   那麼,幫助“四爺”實現人生夢想的行樂圖創作者所為何人呢?和明代一樣,清代沒有圖畫院的設置,只在內務府造辦處設置畫院處和如意館,負責組織畫家為宮廷服務。   宮廷畫家集中於如意館,被稱為“南匠”。他們創作表現帝後生活的宮廷畫,紀錄重大事件。如意館和畫院處的畫家,無論是由大臣引薦還是獻畫自薦,均需經過嚴格的考試才可入選。根據其繪畫水平分三個等級,並有試用期。   清順治年間,初見於文獻記載的宮廷畫師只有黃應諶一人,康熙時有唐岱、焦秉貞、冷枚等。到了雍正時期,宮廷繪畫機構慢慢趨於規整,雍正本人也比較註重對宮廷畫家的培養,還設立了畫家獎懲制度。同樣據《清檔》記載,雍正曾賞賜一位宮廷畫家豪宅一間。房子有多大呢?光是房間數量就有24間,遠遠超過當時造辦處里匠人們的俸祿。   雍正至乾隆前半期是清宮廷繪畫的鼎盛時期,西方畫法的融入是這個時期宮廷人物像的重要特色之一。畫家有丁觀鵬、金廷標、陳枚等等,而在宮中供職的外國畫家裡最為著名的莫過於郎世寧。   郎世寧將西洋畫的寫實技巧帶到了宮中,在人物肖像作品中,一方面強調透視,一方面又結合中國特色,適當吸收中國傳統“寫真”的要素,既保留解剖準確、略帶敏感的歐洲風格,又具五官清秀、中國“寫真”的特點。   不過,經學者考證,目前看到的這些雍正畫像,並不是出自郎世寧之手,因為無作者題款,所以無從知曉作者的確切身份。但從繪畫技巧來看,可以推測大部分繪畫作品是中國畫家繪製的,這些宮廷畫家運用中西融合之法,把雍正皇帝的個性特點和審美趣味通過畫像的形式更形象、直觀地彰顯出來,表現出了濃郁的文人筆墨與意趣。   成都商報記者 王游之   閑話帝王行樂圖   “行樂圖”是中國人物畫的一種,通常描繪人物的日常娛樂與休閑生活的場景。根據中國最早的繪畫著錄《梁太清目》記載,早在南齊時就出現了行樂圖。此後,行樂圖逐漸成為一個較為常見的繪畫題材。行樂圖也可以解釋為“自己畫或別人為自己畫的小像”。袁枚《隨園詩話》捲七有雲:“古無小照,起於漢武梁祠畫古賢烈女之像。而今則庸夫俗子,皆有一行樂圖矣。”   不僅“庸夫俗子”喜留行樂圖,就是皇帝嬪妃也不能免俗,如明宣宗朱瞻基、明憲宗朱見深、雍正皇帝、乾隆皇帝、道光皇帝等等帝王皆有行樂圖,這些行樂圖以集體肖像畫或是個人肖像畫的形式留存。在現存的帝王行樂圖中,以明宣宗和清雍正的作品居多。   明朝第一個充分享受宮廷生活的帝皇,無疑是明宣宗宣德皇帝朱瞻基。除了享受前輩們留下來的優越生活外,宣宗皇帝還主動開創了許多新的內容,使宣德時期的宮廷生活多姿多彩。而讓史學家能夠得出這個結論的,就是大量描繪其日常休閑娛樂的行樂圖。   雍正帝的行樂圖以超現實非主流聞名。畫像中的主角雍正皇帝的形象異常豐富,其中,最具代表的作品就是《雍正行樂圖》冊頁,圖中描繪雍正各種休閑活動:著袈裟進山、著儒服撫琴、執弓視孔雀、練功見飛龍、讀書觀泉、石壁題字、山洞打坐、水畔觀瀑、臨海觀濤、林間逗猴、與兔共憩等。在帝王行樂圖中,這種超現實的表現手法,在其他帝王畫像中從未出現過。而其作品數量和雍正豐富多變的造型設計也是其他帝王無法比擬的。   故宮博物院現在館藏的雍正行樂圖包括《雍正十二行樂圖軸》《胤禛行樂圖冊》《雍正行樂圖》等,其中《雍正十二行樂圖軸》是一組表現雍正皇帝日常生活的作品。按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12個月的順序排列,分別為“正月觀燈”“二月踏青”“三月賞桃”“四月流觴”“五月競舟”“六月納涼”“七月乞巧”“八月賞月”“九月賞菊”“十月畫像”“十一月參禪”和“臘月賞雪”。這12幅行樂圖展現了雍正皇帝生活的各個場景,也表現了12個月的不同節令風俗。   乾隆時期的《弘曆雪景行樂圖》也是帝王行樂圖中的傳世名作,這幅作品由郎世寧、丁觀鵬、唐岱、陳枚、孫沈源合作繪製,再現了清乾隆帝偕子賞雪的情境,也體現了清代宮廷繪畫的極高水平。 王游之 整理   帝王行樂圖   顧名思義是一種描繪帝王日常閑暇生活的畫幅,此類作品與通常所見的皇帝穿戴整齊的朝服像不同,更有生活氣息。   要秀氣,要文雅   “四爺”的審美   要秀氣,要文雅   評硯臺:“做法文雅,甚好!”“照此樣再做一方,略放大些。”   評紫檀木座:“肚子去了,往秀氣里收拾。”“照怡親王進的活腿四方香幾做二件,或漆的或木的,做秀氣著。”   評鼻煙壺:“此鼻煙壺款式甚俗,不好!可惜材料!爾持出放在無用處。”   參考資料   耶耳 《另類雍正 行樂圖引發的迷思》 中國收藏 2008,009   林姝 《從造辦處檔案看雍正皇帝的審美情趣》 故宮博物院院刊 2004,006   李理 《郎世寧與清代宮廷畫》 北京檔案 2012,003   王偉 袁藝 《現存雍正畫像研究》 美術大觀 2010,01  (原標題:四爺原來是這樣的漢子工作累了就玩玩Cosplay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